当前位置:主页 > E生活报 >「三无」誓言顷刻变质 WhatsApp之父英名保衞战

「三无」誓言顷刻变质 WhatsApp之父英名保衞战

2020-06-11998
「三无」誓言顷刻变质  WhatsApp之父英名保衞战

WhatsApp两位创办人:Brian Acton (左),Jan Koum(右)图片:Melies The Bunny

短讯程式WhatsApp上月底宣布改变私隐政策,用户的电话号码将与母公司Facebook(fb)分享,又容许商户与用家接触,拓展广告收入的意图彰彰明甚。

世上没有免费午餐,没有人指望商业机构只为人民服务,不求回报。只是WhatsApp创办人兼行政总裁库姆(Jan Koum)由铁幕极权黎民摇身一变成为全球通讯解放者,白手兴家的故事实在激荡人心;保障私隐乃WhatsApp基因之说又街知巷闻,以致这次底线失守尤其瞩目。

亲历独裁统治 深明私隐重要

库姆1976年生于乌克兰犹太裔家庭,在基辅附近的村落长大,父亲是建筑管工,母亲是主妇,生活清苦,家中甚至没有热水供应。库姆童年活在苏联统治下,政府窃听监视乃家常便饭。正如库姆所言,外界阅读奥威尔(George Orwell)的《1984》,他却是亲历其中。

苏联解体后掀起一波犹太移民潮,16岁的库姆亦随母亲投奔美国,落脚点正是现已成为加州硅谷大本营的芒廷维尤(Mountain View)。靠政府津贴,库姆一家租了个两房小单位,为了生活,库姆一边读书一边在杂货店当清洁工。母亲后来患癌,不能再工作,一家就靠伤残津贴及食物券维生。

库姆是问题学生,成绩平平,但对电脑程式很感兴趣,为了省钱就到二手书店购买相关指南,读毕后再归还,18岁就自学成才。库姆大学时期继续半工读,在安永会计师事务所(Ernst & Young)当兼职,负责测试网络系统保安,因而结识WhatsApp另一创办人、当时正効力雅虎的阿克顿(Brian Acton)。

库姆1998年亦加入雅虎,不久后更为工作放弃学业。在雅虎的9年间,库姆先后负责系统保安及基建工程,阿克顿则负责广告生意。二人对雅虎的工作都感到意兴阑珊,遂于2007年双双辞职,结伴周游列国一年。之后重投职场,库姆及阿克顿不约而同都应徵过fb,同样不获录用,前路茫茫。

2009年1月, 库姆买了一部iPhone,意识到应用程式商机无限,因而决心在这方面发展。库姆忆起当年移民美国,与父亲及其他乌克兰亲友分隔两地,只能靠收费昂贵的长途电话保持联络,因而灵机一触,以开发一套方便、毫无花巧且促进人与人之间交流的通讯程式为目标。

当年,网上即时短讯已相当盛行,网络电话亦有Skype及Google G-Talk等。WhatsApp独特之处在于手机号码就是用户名称,通讯录就是现成的社交网络,适用于任何装置,而且费用便宜(后来下载费及年费更告取消),比传统手机短讯划算得多。

WhatsApp成立约半年后,阿克顿亦加盟,并游说5名雅虎旧同事出资,为公司提供第一笔25万美元种籽基金。WhatsApp面世短短两年已跻身美国各大程式店龙虎榜,至2013年活跃用户人数增至2亿,大可仿效其他对手透过卖广告及手游赚大钱。库姆却坚持不为图利而牺牲用户私隐,只收取年费0.99美元帮补成本,更在枱头贴上「无广告!无游戏!无噱头!」字句,时刻自我提醒。

WhatsApp愈来愈受欢迎,引起fb注意,创办人朱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于2012年开始接触库姆,2014年2月初正式提出收购。库姆考虑数天,不迟不早挑在情人节跑到朱克伯格的家当「电灯泡」,一边吃着朱克伯格为太太準备的士多啤梨朱克力,一边敲定卖盘细节。

5天后,fb宣布以约200亿美元收购WhatsApp,相当于乌克兰国内生产总值(GDP)超过一成,库姆身家估计暴涨至68亿美元。过去两年,WhatsApp在库姆掌管下不断壮大,活跃用户人数今年初突破10亿。

新私隐政策出台,传媒纷纷翻库姆的旧账,例如他在WhatsApp成立之初曾写道:「WhatsApp永不会出卖你的个人资料,从前不会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会。」接受fb收购时,他亦坚持:「对用户而言,交易带来的改变是:毫无改变。WhatsApp将继续自主,独立营运。」

原则与逐利两难存,这一刻,相信库姆感受至深。

更多「人气我写」文章:美八卦网Gawker树敌多 创办人无惧食恶果元老级政治化妆师 艾尔斯败走霍士饮恨索尼平井一夫谈笑用兵 鬼仔性格 屡创奇蹟